出生不久被判“死缓”,灾难性的婴幼儿癫痫是否能迎来曙光?(下) ——关于Dravet综合征(DS)
2021-12-29 18:00:00 阅读:694次

Dravet综合征(DS)也是一种罕见而严重的、婴幼儿期起病的难治性癫痫综合征。1978年由法国Dravet医生首次报道。曾被称为“婴儿严重肌阵挛性癫痫”(SMEI)2001年国际抗癫痫联盟将其命名为DS

 

DS的病因和疾病特点

 

DS是遗传性癫痫中最严重的类型之一。患病率约为1/40900名新生儿。

 

DS是遗传因素导致,主要致病基因为SCN1A基因突变,约占DS患儿的70%-80%。其他少见的基因突变包括PCDH19SCN2A等。基因突变导致细胞兴奋性增强,使神经元在微小刺激下发生放电,引起癫痫发作。

 

 

 

典型的DS患儿,起病一般在1岁以内(起病超过1岁的比较少见),高峰年龄为生后6月龄。1岁以内常以发热诱发的全面强直阵挛发作或半侧阵挛发作起病,1岁后出现多种类型的无热发作,表现为肌阵挛发作、局灶性发作、不典型失神发作等多种发作类型。

 

该病癫痫发作具有热敏感的特点,多为发热诱发,低热、接种疫苗、热水浴均可诱发发作,且在发热期间发作常常加重,易诱发癫痫持续状态或反复发作。

 

随着年龄增长,癫痫发作频率减少、发作时间缩短,热敏感仍然存在,肌阵挛发作、不典型失神发作、SE、光敏感、图形敏感随年龄增长逐渐消失。

 

DS的进展分为3个阶段:①“发热期”:在出生后第1年出现频繁的、持续的发热性癫痫发作;②”恶化阶段“:1-5岁,伴癫痫持续状态、行为异常和癫痫频繁发作;③稳定阶段:发生在睡眠期间的抽搐发作减少,不同程度的认知障碍、严重的行为问题持续存在。

 

DS患者的抗癫痫药物治疗效果不佳,有不同程度的智力损害,病死率高。有文献报道,DS患儿病死率高达10.1%,死亡风险明显高于其他类型癫痫患儿。研究表明,DS患儿是发生癫痫猝死的高危人群。死因可为癫痫持续状态后多器官衰竭、或发作时溺水等意外死亡。

 

 

DS的早期识别

 

DS的早期诊断仍是一个挑战。DS患儿最初表现为反复、长时间的热性惊厥,而认知、智力、运动发育无明显异常,因此起病早期识别困难(特别是刚起病第一年),容易误诊。因此提高对此病的认识,早诊断、早用药意义重大。

 

发病初期,该病易被误诊为热性惊厥。热性惊厥比DS更为常见,发病年龄较DS晚,多数为单纯性热性惊厥,预后良好,不会对认知、智力、运动等造成影响。但对于反复发作、低热惊厥、长时程热性惊厥发作和局灶性发作等情况,应警惕DS的可能。及时进行神经发育评估、脑电图、基因检测等检查,有助于DS的早期识别。

 

DS具有明显的遗传性,故基因检测尤为重要,对该病的诊断具有重要意义。


DS的治疗

 

1.药物治疗

 

药物治疗很难完全控制发作。主要目的是减少发作频率及减少癫痫持续状态的发生,因此需要多药联合或生酮饮食治疗,并尽可能降低抗癫痫药物不良反应。

 

中国癫痫诊疗指南和英国国家临床规范研究院(NICE)推荐:丙戊酸、托吡酯和(或)氯巴占为治疗的一线药物;左乙拉西坦、司替戊醇、咗尼沙胺可作为添加治疗药物。针对SCN1A基因突变的患儿,禁用卡马西平、奥卡西平、拉莫三嗪等钙离子通道阻滞剂,会诱发癫痫发作、加重病情。值得注意的是,确定PCDH19/SCN2A基因突变的DS患儿,丙戊酸、托吡酯、氯巴占药物效果欠佳时,可考虑拉莫三嗪等抗癫痫药物。

 

大麻二酚于2018年获FDA批准治疗2岁及以上DS患者的相关癫痫发作;芬氟拉明2020年已获得美国和欧盟批准,用于治疗2岁及以上DS患者相关的癫痫发作。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克立咪唑:动物实验对控制发作效果较好,是未来研究治疗的药物方向之一。国外少数地区应用溴化物治疗,对全面强直阵挛发作效果较好,不良反应较少。

 

2.非药物治疗

 

生酮饮食:若患儿药物控制欠佳时可尽早试用生酮饮食。有回顾性研究显示,生酮饮食在DS患儿中有明确效果,对减少全面强直阵挛发作及SE发作时间有效,对认知影响小。接受生酮饮食治疗前,需进行方案评估;治疗期间按医嘱随访;必要时按医嘱中止。

迷走神经刺激术:患儿应用多种抗癫痫药物及生酮饮食效果不佳、仍频繁发作时,可尝试应用本方法。

 

外科手术:DS为基因突变导致的遗传性癫痫,不适合外科手术治疗。

 

3.康复治疗

 

DS患儿常有不同程度的智力运动发育落后。1岁前发育正常,2-3岁后可出现发育停滞甚至落后,到青少年时期中至重度落后。多数患儿智力中至重度落后、行为异常、睡眠障碍,以及出现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、孤独症谱系障碍等心理问题。

 

青年期DS患者主要表现为认知及行为受累,还可表现为言语少,理解能力差,口齿不清,少数可出现无自主语言,或仅能说叠词或短句。

 

因此,在抗癫痫治疗的同时,还应对患者的认知、行为和运动能力进行综合管理及改善,进行康复治疗,提高患者及家庭的生活质量。

 

参考资料:

[1]田晓娟,张月华.Dravet综合征治疗和预后研究进展.中国实用儿科杂志,2017,32(10):789-793

[2]李永利,廖建湘,邹东方.19例儿童Dravet综合征临床特点及分子遗传学分析.生物医学工程与临床,2021,25(4):482-487

[3]任明月,任立红. Dravet综合征的早期诊断及新的治疗药物研究进展.神经损伤与功能重建,2019.14(11):560-561

[4]许小菁,杨莹,张月华等.晚发型Dravet综合征15例患儿临床表型及预后研究.中国实用儿科杂志,2020,35(7):557-561

[5]秦雨.遗传性癫痫伴热性惊厥附加症研究进展.儿科药学杂志,2021,27(4):59-61

[6]陈洪佳,艾涛.婴幼儿癫痫脑病临床特点及基因检测结果分析.现代医药卫生,2020,36(7):1038-1041

本内容仅供健康知识科普之目的,不能替代医生诊断,不属于医学诊疗建议,请谨慎阅读。

本文为平台原创文章,未经本平台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引用。

若本内容存在侵权行为,请与本平台联系,并提供权属证明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